週日午間劇場 ─ 每週日下午1:00 ~ 3:00

情話四月天
我是天空裡的一片雲 | 偶爾投影在你的波心 | 你不必訝異更無須歡喜 | 在瞬間消滅了蹤影 ~~~~


徐志摩:
一個人應該有屬於
他自己的感覺
如果沒有
他就不算是個完整的人做為一個人
就應該知道自己
生為何生
死為何死
盲從和麻木
是做人最大的悲哀
我不願意這樣去做
我憎恨妥協
我鄙視虛偽
可是我現在活著就是這個樣子
我真不能想像
我要這樣去活一輩子
徐志摩:
我但願…
我們之間…
還要橫加什麼輩份來阻隔什麼嗎
林徽音:我們間隔的是千重萬重
又何止是輩份
那我就叫你志摩
不扯輩份是要讓你知道
我認你是至親
親的是性靈的相通那一晚
徐志摩:
在康河
我上不了岸
我連一根浮木都找不著
漩渦將我整個人漩進去
我掙扎
可是水草絆著我
我喘不過氣
幾乎要窒息
然後,我放棄
於是我覺得自己在沉 又沉
沉到一種莫名的狂喜和痛苦裡
林徽音:
我親愛的朋友
當這個世界寂靜無聲的時候
我總是能聽到你
在我耳邊低語
那使我常常要忘了
我們活在凡塵間
而誤以為天地中
果真有無人之境
靈犀相通,夫復何求
純潔的友誼
是我們唯一可以握有的
一旦它受到絲毫的沾染
我們就只配一無所有了
我想通這一點
更對你沒有怨尤
即使是善意的欺瞞
也使我相信
那是因為你信守朋友的份際
信守你對我的承諾

徐志摩:
中國婦女幾千年來
之所以沒有社會地位
就是因為男人們
從來沒有真正愛過他們的妻子
因為不懂得愛
就不懂得尊重
不懂得尊重就會養妾,狎妓
終日流連歡場
甚至把這種三妻四妾這種事情
當作是理所當然
所以我情願離婚
當一個千夫所指的人
也不願意佔盡了男人的特權
再戴上一頂破爛的禮教帽子
來維繫徐家那一點點虛偽的面子

徐志摩:
我知道妳是因為
心裡沒有依靠害怕
才決定要放棄
我兼程趕回來就是為了
要安妳的心
我要妳定心相信
我們這條路是有希望的
徽徽
它不該再是個千古的憾恨
林徽音:它是憾恨
如果只要有一個人
為這段感情受到絲毫的傷害
這對我來說
就是我一生中最大的憾恨
我不是沒有來
我是無緣留下
林徽音:道德
它不是枷鎖
它是人們心中的一把尺
那是一個人自尊的根本
更是對自己生命負責的態度
這是我在乎的

林徽音:
人都是血肉之軀
是靠著情感的流動
來支配命運
不是讓別人來支配
不論大是大非
都要對自己負責
這一點我和志摩契合

徐志摩:
婚姻的意義
遠不只一個義字
兩情相悅才是婚姻的根本
有了情 義才是真義
忠也不再是愚忠
梁啟超:你的人生職志
只有追求愛情
徐志摩:我寧願說
我是在追求我靈魂的伴侶

徐志摩:
為什麼我不能選擇我的孩子
是一個愛的結晶
而是一個昏昧的種子
一個婚姻枷鎖裡的死囚
妳說我自由
我的自由在哪
在哪
張幼儀:你向一個
沒有半點自由的人要自由
很抱歉,你要的自由 我無能為力

徐志摩:
徽徽
許我一個未來吧
許我一個未來
林徽音:我不許你未來
我許你整個人
你擁有我的靈魂
就擁有了我的一切
我沒有別的再可以給出去了
泰戈爾:
愛是給予
所以永遠不會失去
梁思成:
有一句話
我只問這一次
以後不會再問了
為什麼是我
林徽音:答案很長
我得用一生的時間
去回答你
徐志摩:
天地這麼大
妳就在我兩臂之間
我可以吻妳 就現在
妳怎麼躲
我不躲
但你會發現
這沒有任何意義
你會後悔
你會失去一些
這輩子你再也要不回來的東西
然後你就會明白
我許你的
我從沒有收回
只是從今以後
它再沒地方存放了
徐志摩:我如果沒有愁過你的愁
思慮過你的思慮
我就不配說愛妳
你要逃就逃吧
如果我們之間還能留一些什麼
好不好就留這一片真
任何時候妳想起我
是真
任何時候我想起妳
也是真
徐志摩:
世間不是只有一種情份
不愛並不是無情
更何況我們曾經是夫妻
可是愛情
只能是愛情
它是那麼絕對
那麼獨佔
而且是無可取代
我已經決定了我的人生要服從愛情
我就再也沒有選擇了
張幼儀:而我一直以為
我的人生是服從你
就別無選擇了
謝謝你
因為這是我第一次知道
我張幼儀這三個字
能完整的代表我自己
張幼儀:現在離了婚
人生的路好像才算真正開始
如果不是因為你
我想我怎麼也不能走這一段路
不可能知道自己生命裡
還有些看不見的力量
陸小曼:

別人不了解我
我從來不怨
本來人只看外表
受到評論也是自己換來的
在這個黑暗的世界裡
有幾個人肯拿自己的真性靈透露出來
只有你

你以真待我
你也是第一個人
能從假言假笑中看透我的心
為你我要往前走
不管前面有多少荊棘
我就直著脖子走去
非到筋疲力盡
我決不回頭
回上頁
 
詩話四月天
 
一、你是人間四月天

我說你是人間的四月天
笑響點亮了四 面 風
清靈在春的光艷中交舞著變。
你是四月早天裡的雲煙,
黃昏吹著風的軟,
星子在 無意中閃,細雨點灑在花前。
那輕,那娉婷,
你是,鮮妍。
百花的冠冕你戴著,你是
天真,莊嚴,你是夜夜的月圓。
雪化後那片鵝黃,
你像;
新鮮 初放芽的綠,你是;柔嫩喜悅
水光浮動著你夢期待中白蓮。
你是一樹一樹的花開,是燕
在樑間呢喃,-你是愛,是暖,
是希望,你是人間的四月天 ~~~林徽音
二、那一晚

那一晚我的船推出了河心,
澄藍的天上托著密密的星。
那一晚你的手牽著我的手,
迷惘的星夜封鎖起重愁。
那一晚你和我分定了方向,
兩人各認取個生活的模樣。
到如今我的船仍然在海面飄,
細弱的桅杆常在風濤裡搖。
到如今太陽只在我背後徘徊,
層層的陰影留守在我周圍。
到如今我還記著那一晚的天,
星光、眼淚、白茫茫的江邊!
到如今我還想念你岸上的耕種:
紅花兒黃花兒朵朵的生動。

那一天我希望要走到了頂層,
蜜一般釀出那記憶的滋潤。
那一天我要跨上帶羽翼的箭,
望著你花園裡射一個滿弦。
那一天你要聽到鳥般的歌唱,
那便是我靜候著你的讚賞。
那一天你要看到凌亂的花影,
那便是我私闖入當年的邊境
三、我不知道風往那個方向吹

我不知道風
是在哪一個方向吹─
我是在夢中,
在夢的輕波裡依洄。
我不知道風
是在哪一個方向吹─
我是在夢中,
她的溫存,我的迷醉。
我不知道風
是在哪一個方向吹─
我是在夢中,
甜美是夢裡的光輝。
我不知道風
是在哪一個方向吹─
我是在夢中,
她的負心,我的傷悲。
我不知道風
是在哪一個方向吹─
我是在夢中,
在夢的悲哀裡心碎!
我不知道風
是在哪一個方向吹─
我是在夢中,
黯淡是夢裡的光輝~徐志摩

四、再別康橋

輕輕的我走了, 正如我輕輕的來;
我輕輕的招手, 作別西天的雲彩.
那河畔的金柳, 是夕陽中的新娘;
波光堛瘋v影, 在我心頭蕩漾.
軟泥上的青荇, 油油的在水底招搖;
在康河的柔波, 我甘心作一條水草.
那榆蔭下的一潭, 不是清泉是天上的虹;
揉碎在浮藻間, 沉澱彩虹似的夢.
尋夢, 撐支長篙, 向青草更青處漫溯;
滿載一船星輝, 在星輝斑爛裡放歌.

但我不能放歌, 悄悄是別離的笙簫;
夏蟲也為我沉默, 沉默是今晚的康橋.
悄悄的我走了, 正如我悄悄的來;
我揮一揮衣袖, 不帶走一片雲彩.~~~徐志摩

五、徐志摩 偶然

我是天空裡的一片雲
偶爾投影在你的波心
你不必訝異
更無須歡喜
在轉瞬間消滅了蹤影
你我相逢在黑夜的海上
你有你的 我有我的 方向
你記得也好
最好你忘掉
在這交會時互放的光亮

陸小曼清明悼徐志摩

腸斷人琴感未消,
此心已久寄雲嶠;
年來更識荒寒味,
寫到湖山總寂寥。~~~陸小曼