播出時間10/26起,週一至週五晚間 9

演唱會現場人聲沸騰,
紀珍珠站在台上,
感覺著從人群吹來的陣陣熱浪。
她感慨,三十年前的自己,
一定不曾想像自己,
有一天居然會心甘情願的選擇再次站上舞台。

夜晚,一名身穿旗袍的少婦,偷摸摸地溜進台北艋舺(華西街一帶)一條小巷內,還不時東張西望,像做了虧心事般,深怕被人發現。等一見到被人稱為「雜睬嬤」的婦人,便趕緊將預備好的錢塞到她手上,轉身摸摸雜睬媽身旁的小女孩,就匆忙離開,徒留一堆問號在年僅四、五歲的小女孩心中。

這就是紀珍珠生命中關於母親的記憶:關於越來越深的黑夜、暗影、羞愧,和說不出的空虛。

珍珠一出生,就背負著沉重的罪枷。

龍鳳胎不能同時扶養,否則便會拖累家運的傳說,讓雙胞胎之一的珍珠,自然成為了重男輕女觀念下的犧牲品,從小就被迫與至親分離,從母姓「黃」,交由外婆雜睬媽扶養。但珍珠不能喊那位身著旗袍的少婦一聲「媽」,因為紀家阿嬤說:「小老婆生的孩子也是大老婆的」,所以她必須喊母親麗卿為阿姨,並與自己的手足宛如陌路人。

想到此處,雜睬媽心中便有萬般怨尤,好不容易拉拔大養女麗卿,見她吃苦上進,又生得溫婉動人,以為將來必能覓得佳婿,連帶自己養老有望。沒想到麗卿卻錯愛有婦之夫,年紀輕輕就做了人家的二房,害自己也一輩子跟著抬不起頭來,一生的指望化為烏有,還得幫忙照顧珍珠,種種的不甘和委屈,雜睬媽只能宣洩在愛賭、貪杯的嗜好上,以及無辜的代罪羔羊─珍珠身上。

年僅四、五歲的珍珠,卻得擔負起火煮飯、燒洗澡水等粗重活,可是珍珠從不喊苦,也不敢在雜睬媽和母親面前落淚,她知道自己要聽話、懂事,不要再惹長輩傷心失望。黑夜裡,珍珠默默自個兒擦藥,偷偷抹去眼淚,一心只想著快快長大,長大了,她就有能力賺錢,就有能力向大人們證明,她沒有令他們失望,她是值得被疼愛的掌上明珠,就像她的名字一樣。

這天似乎比珍珠預期地更提早到來,紀阿嬤向來長袖善舞,好交際,更愛聽歌仔戲、追星,巴不得家裡也出個大明星。特意讓長孫女紀明珠,去學習歌仔戲。一天,紀家選中爐主,請了賽金寶歌仔戲團來到廟埕唱戲,明珠在戲班班主面前表現失常,班主反倒看上了可愛機伶的珍珠。

珍珠基於有錢可領的獎賞,二話不說,一下子大哭一下子大笑,這對她來說其實何其自然,平常壓抑在心中的苦楚,早就滿溢在喉了,而必須討人喜愛的笑容,也不過是習以為常的偽裝罷了,從此珍珠走上演戲之路。
紀珍珠
楊可涵/飾
林嘉和
陳冠霖/飾
紀王桂枝
紀寶如/飾
紀耀麟
龍劭華/飾
紀慶昌
湯志偉/飾
吳美雪
林嘉俐/飾
黃麗卿
李亮瑾/飾
紀明珠
林雨宣/飾
雜睬嬤
林乃華/飾
謝文清
陳志強/飾

【最終回】

雜睬嬤與鄰居阿玉的言談中,終於讓珍珠知道桂枝對她和麗卿不好的原因,珍珠打電話向嘉和哭訴,嘉和陪珍珠到阿嬤墓前,嘉和鼓勵珍珠把生命對她詛咒的故事全寫出來,告訴世人別再迷信…。

珍珠去找麗卿,給她一個大大地擁抱,讓麗卿好驚喜。珍珠把茉莉教她的愛,拿來愛麗卿,母女兩在激動中和解,說起過去種種,珍珠感到遺憾,決心和麗卿要讓未來過得幸福…。

萬家燈火中迎來嘉和,珍珠感謝嘉和一生相伴不曾離開,嘉和有感於兩人緣份很深很奇妙,拿出珍珠項鍊送給珍珠,珍珠愣住了。嘉和替珍珠戴上項鍊卻讓珍珠突然想起文清,嘉和告知要回新加坡,希望珍珠能來新加坡找他…。

珍珠的傳記出書了,作家邀請珍珠去新加坡辦簽書會。珍珠至新加坡辦演講簽書會大受好評,再次回到充滿回憶的碼頭河畔,感謝上天對她如此眷顧,即使這一生需要經過無數淚水磨礪,珍珠已成為美麗的珍珠…。

【全劇終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