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網頁1
台灣曼波一部曲…金水嬸
台灣曼波二部曲…浪子回頭
台灣曼波三部曲…少年頭家
   

 






  
  阿芳懷孕了,水嬸驚喜若狂,拉了阿芳到金水靈前祭拜,黃家雖早就有了正男所生的長孫,卻從了賴姓,阿芳肚裡的孩子,算是黃家的第一個長孫。正善也很高興,自從他鬼門關走一回而大徹大悟改邪歸正之後,懷了這個孩子,正好可以讓母親真正的放心下來。孩子,像是個象徵,也代表了正善自己的新生。

  正當此時,阿嬌發現自己也懷孕了,富貴自然欣喜若狂。阿嬌本人因老蚌生珠而羞於見人,富貴卻是大張旗鼓的到處廣播,搞得阿嬌差點翻臉。水嬸還得居中充當和事佬。

  志坤失去了雅秀,整個人陷入低潮,他的手指上仍戴著結婚戒指,並且打算戴一輩子。富貴只能安慰他說,沒關係,你失去個老婆,我幫你添個弟弟!

  就這樣,阿嬌和阿芳母女同時懷孕的事,在八斗子蔚為美談。

  漁會理事長張文清在台北市郊的一塊建築工地舉行破土典禮。文清在典禮中三言兩語與縣府高層達成共識,縣府建設局將儘快協同檢警將陳家的船公司勒令停業。典禮當中,有當地農民抗議土地徵收與重劃不公,卻被文清的手下悍然清場。其中有個老爺爺被推擠,竟爾倒地不起,老爺爺有個孫女(吳玉玲)哭喊著爺爺的同時,回眸望向文清,眼中射出悲憤之火。
陳奶奶(雅秀的阿嬤)獨力撐持船公司(公司名為「福記」),心力交瘁,就在此時,志坤接獲命令查封船公司,只因以前有福和永輝先後接掌公司時的違法走私案件已被揭露,公司遭勒令停業。

  此一事件在八斗子掀起軒然巨波,正善、富貴等一幫漁工頓時失業,志坤奉命執行查封,引起鄉人公憤,幸賴正善從中斡旋,才未引起衝突。

  正善失去工作,可又不願離開故鄉,如今阿芳又已懷孕,家計更形沉重。許多漁工也都面臨和正善同樣的命運,同樣苦無出路。

  漁會理事長張文清想藉機賤價收購陳家的船隻,奶奶原本只有一個條件,即希望文清能重整船公司,繼續營業,好讓八斗子的漁工保住飯碗,沒想到文清不肯答應,他收購船隻只想賤買高賣,賺個轉手的差價,漁工們的前途他根本不在乎。也因為這樣,奶奶火大了,寧可讓船放著生鏽也不願賣給文清。

  奶奶在失去一切之後,亟思回報八斗子鄉親,她心生一計,建議由正善來重組船公司,一切從頭來過。正善沒什麼把握,在眾人鼓舞、特別是在水嬸和阿芳的殷切期盼之下,正善仍然不肯。正善自侃只是個赤腳羅漢,不是塊當頭家的料!

  傷心欲絕的陳奶奶,不知何去何從,富貴和志坤勸導她住到阿嬌的店,奶奶雖然心動,卻不免幾分矜持,最後是在水嬸和阿嬌出面勸說之下,她才勉強同意。水嬸們的想法是希望安排奶奶住到阿嬌的店,有人好照顧,也好讓她安養餘年。

  文清私底下找了正善談判,他認為只要正善佯裝接受奶奶所託,在接手船公司之後再把那些船隻賣給他,他也願意分一塊利潤給正善,讓正善此後就算不當漁工都可讓全家人活得很好,正善卻加以拒絕,並將文清趕出家門。在正善眼中,文清一心牟私利,根本不配當漁會理事長!

  阿芳為了分擔家計,也為了幫水嬸分擔勞務,雖懷了孕,仍不顧婆婆和丈夫反對,偶爾偷偷扛著雜細擔外出叫賣。這一天,文清叫他幾個手下攔住阿芳,把她修理一頓,意在警告正善。阿芳回到家,起先瞞著水嬸和正善,及至阿芳腹痛難忍,差點流產,身上的傷口也被發現了,正善這才得知上情,震怒不已。正善心中是不堪的,他多希望阿芳能在家裡靜養待產,可自己目前失業,阿芳才會被迫偷偷外出賣雜細,也才會碰到這檔子事。總之一句,阿芳是為了他而吃盡苦頭,望著阿芳虛弱的笑容,正善心中淌血。

  正善終於答應承擔起陳奶奶的託付,接掌船公司,哪怕一切從零開始,他都要全力拚搏一次,不只為了家人,更為了眾多的漁工兄弟。奶奶說了句話,她和她丈夫也是赤腳的海尾囝仔出身,如果他們夫婦都能打拚出一家船公司了,正善更有能耐成為另一個「赤腳頭家」!正善聞言為之一凜,更篤定地扛下這個重擔。眾人得知他的決定,振奮不已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