圖庫   回經典戲劇
::
兩個永恆 ::

:: 新月格格 ::

製作人:周遊 集數:50集

演員:劉德凱、岳翎、林秀玲、王之夏、張傑勛、劉子蔚、魯文、劉雪華


劇情大綱:                       
 清,順治十四年,亡明的流寇四處動亂,荊州城岌岌可危,端親王為保全唯一的血脈-小貝勒克善,不得不含悲忍痛命令愛女新月格格,肩負起保護克善的重責,並由忠心的雲娃和家將莽古泰合力護孤。四人喬裝成平民逃命,不料途中遭遇寇兵,千鈞一髮之際,幸獲威武大將軍努達海及時搭救,不料這救命之恩,從此將兩人的命運緊緊相繫。
皇太后心疼新月姐弟的孤苦無依,下旨賜封外,並尋思新月姐弟的安身之所,努達海深感責無旁貸,便毅然懇請太后允諾新月、克善二人,暫住自己承德的將軍府邸,兩人因而朝夕相處。清麗絕俗、溫柔堅強、又無比深情的新月,令努達海心折而且深深憐惜,而努達海的種種迥護和關懷,使新月不知不覺由敬慕而愛戀,於是情愫悄悄在兩人之間滋生。但礙於兩人的身份、地位,只得各自辛苦隱藏情感,卻終究為努達海之妻雁姬發覺,震驚的雁姬為阻絕丈夫和新月相戀,說動太后降旨指婚,不料卻因此引起軒然大波。
努達海之女珞琳熱心的鼓勵暗戀新月已久的哥哥驥遠,吐露心聲,卻遭新月嚴詞拒絕,驥遠受傷之餘,轉而怨恨母親雁姬的阻擾。努達海見四人皆因此而苦,自責之下,自動請纓伐寇,不料卻兵敗遇險,生死未卜。新月得知此事,幾至崩潰,乃哀懇皇太后收回指婚成命,太后因此大感不快,聲言不再予新月任何殊榮。新月暗自留書出走,獨自一人遠赴戰場找尋努達海,歷盡千辛萬苦,終在屍橫遍野的沙場上,覓獲打了敗仗,正欲自刎的努達海,兩人乍見,恍如隔世,方知彼此真情無法遏阻,決心不再離分。兩人一道生還,全家震動之餘,仍然無法見容兩人戀情,反對之聲如排山倒海,新月便成為眾矢之的。新月不計名份,百般委曲,只盼能以真誠化解眾人心結,果然打動了一向反對最甚的老太太。
驥遠心灰意冷下負氣成婚,並決心赴死而請纓上陣,努達海深知驥遠的心事,便暗中和新月一路尾隨保護驥遠安全,亂軍中努達海為救驥遠性命,不幸中箭,驥遠至此方盡釋前嫌。努達海死後,新月深覺「有情能累此生,無緣何生斯世」,意欲和海同年同月同日死,慎重託付驥遠照顧克善後,淒然自刎而絕。


:: 煙鎖重樓 ::

演員:鍾鎮濤、劉雪華、岳耀利、歐陽龍、王燕、林立洋

劇情大綱:                       
 清 光緒年間,安徽富商曾牧白,經商至杭州時,在一雨夜中結織多情女子吟翠,兩人生下一子。曾家在安徽白沙鎮是名門望族,明清兩代以來,都曾在朝廷為官,並因忠孝節義,前後得到聖恩表旌,建造了七道牌坊。名家風範,至今為全鄉所稱羨。牧白之母曾老夫人。是一個代表人物,自年輕即守寡,刻苦持家,帶大獨子牧白。曾老夫人固執守舊,十分威嚴。因此,牧白不敢帶吟翠回家。吟翠在屢爭無效之下,心灰意冷之中,在一個狂風暴雨的晚上,將初生的嬰兒置於聖母堂門前,自己投水而死。聖母堂之江神父為一名醫,院中收養許多孤兒。見嬰兒項間有金牌,上刻「雨杭」二字,乃為該兒取名「江雨杭」。十五年後,牧白在多方尋訪後,終於找到雨杭。見雨杭飄逸出塵,年輕有為,真是百感交集,卻在江神父的警告下,不敢父子相認。只能默默支助雨杭,幫助他唸大學、受教育,並一步步引領雨杭至自己的事業中,成為了牧白最得力的助手,也成為曾家最奇特的一份子。雨杭對自己真正的身世一直不知情,自認出身卑微,卻有貴人相助,充滿感恩之心,對曾家所有人,都抱鞠躬盡瘁,死而後已之心。
牧白有一子名靖南,一女名靖萱。此年正月初八,靖南娶了風姿綽約、才華洋溢之女子夏夢寒為妻。結婚當天,按曾家家規,要從七道牌坊下走過,新娘並需下轎,叩拜貞節牌坊。這日叩拜之時,突然天昏地暗,一陣狂風,將新娘的頭蓋吹到雨杭身上,引起了雨杭深深的震驚。一番驚天動地的戀情,在此日已種下根苗。
靖南因是三代單傳,恃寵而驕,脾氣暴躁而頑劣。夢寒所託非人,閨中失和,常常以淚洗面。雨杭從夢寒進門,眼見她受盡苦楚,不禁心生同情。靖南喜歡戲子曉蝶,冷落嬌妻。連夢寒生產時,都在外花天酒地,打架生事,置夢寒生死於不顧靖南屢闖大禍,都依賴雨杭為他解圍。夢寒生了一女,取名書晴。此女並不曾帶給靖南任何喜悅。日以繼日,靖南更加變本加厲,流連在外,不願回家。終於有一日,引起了殺身大禍。死於非命。曾老夫人痛失唯一孫子,把所有悲憤化為一股戾氣,全出在夢寒身上。夢寒年輕守寡,書晴才兩歲,老夫人又百般凌虐,真是生不如死。雨杭至此,按捺多年的戀情,一發而不可收拾。但夢寒的傳統道德觀念,決不允許自己做出違背禮法的事情。二人乃陷入悲慘萬分的苦戀裡。剪不斷,理還亂。
經過許多事故、掙扎、煎熬,此時已許配人家的靖萱竟和老夫人深惡痛絕的卓秋陽相戀,兩人生死相許,誓死相從。雨杭和夢寒被這樣的戀情深深撼動,竟裡應外合,幫助二人私奔。靖萱逃走,老夫人疑雲大起,怒審夢寒。雨杭情急相護,真情流露。二人的戀愛終於曝光了。當老夫人得知兩人相戀時,那種憤怒真是天搖地動。老夫人在盛怒中,欲置二人於死地。事已至此,牧白再也無法保密,將雨杭身世,和盤托出,跪求老夫人放二人遠去。老夫人驚怔之餘,對牧白的言詞完全無法取信,而雨杭,更不願承認這個事實,堅稱牧白為救二人所捏造的故事。
老夫人對牧白之言半信半疑。盛怒之下做出決定,夢寒若要隨雨杭離去,除非當著全鄉鎮人面前,從七道牌坊走出去。夢寒毅然答應從牌坊下走出去。孰料這一短短路程,竟遭全村以雞蛋石頭扔之並喊打喊罵。夢寒崩潰於貞節牌坊下。雨杭心魂皆碎,痛責全村愚昧無知,殘忍無情。但群情激憤,竟沒有人同情他們。牧白眼見如此狀況,簡直痛徹心肺。當下對全村之人跪拜下去,說道:「曾家的七道牌坊,原是全鄉的驕傲,豈料今日,七道牌坊已成七道魔咒!如果人間已無寬容的心胸,不能接受兩心相許的至情,空有牌坊,又有何用!假若一定要為雨杭夢寒判罪,願老天罰我!罪由我起,禍由我出!」
牧白的痛喊,震驚了全鄉的人,大家都楞住了。雨杭見牧白聲淚俱下,語不成聲,撼動到了極點,再也無法自持,在牌坊下認父,並和夢寒,雙雙拜別牧白。
夢寒和雨杭到杭州在聖母院舉行婚禮,但夢寒日日思念書晴達廢寢忘餐的地步。每年書晴生日那天,都和雨杭回到白沙鎮長跪在曾家門前,祈求老夫人讓她和女兒相見。老夫人恨極夢寒,完全置之不理。直到書晴八歲時,夢寒才獲准和書晴一見。誰知書晴竟用一盆污水對夢寒迎面潑來,嘴中怒罵夢寒為她的恥辱。罵完後畢竟母女連心,又哭倒在夢寒懷中。雨杭見此,毅然決定帶走書晴,以免再受老夫人恐怖的教育。老夫人不放書晴,雙方展開激烈的爭執,牧白再度挺身而出,以一家之主的身份,壓倒了老夫人,讓雨杭一家三口,終得團圓。雨杭、夢寒、書晴、靖萱都已紛紛離去,牧白至此已心力交瘁,終於一病不起。曾家就此沒落,家破人亡
若干年後,曾家的繁華,早已是往日雲煙。樓台亭閣,都已荒圯。唯有七道牌坊,猶然屹立於蒼天之下。老夫人每日佇立於牌坊下,看落日從牌坊盡頭沈落。無盡的悔恨,無盡的孤獨。忽然有一日,竟聽到身後有人喚「奶奶」。不敢相信,茫然回首,卻是雨杭帶著夢寒、書晴、靖萱、秋陽…等人一起來到。雨杭說道:「在杭州,我們已建立了另一個家園,不知道奶奶捨不捨得離開這七道牌坊?」老夫人不禁淚如雨下,恍如夢中。書晴奔上前來,將搖搖欲墜的老夫人緊擁懷中。七道牌坊依然傲立,這次,牌坊下閃耀的不是舊日的榮光,而是人間的至愛。

台北市八德路三段10號 台灣電視事業股份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
©2004 Taiwan Television Enterprise, Ltd.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