圖庫   回經典戲劇
::
英雄少年 ::

製作人:楊佩佩 集數:47集

演員:謝祖武、藍心湄、楊寶瑋、潘儀君、李亞明、李立群、張媛婷、蕭大陸、顧寶明

劇情大綱:                       
も明正德年間太監劉瑾專權,民不聊生,大學士于仁傑卻聯同各部官員上表參劾劉瑾罪行,可惜事機不密,已被瑾知道,羅袛熾罪名陷害傑與一群忠臣義士,傑聞訊為保性命,只好與家人分道逃出京城避禍。
傑在逃難其間染了重病,自知難以活命,暗中命人聯絡好友葉文滔,要滔在自己死後,割下自己頭顱,獻與瑾,給生一條生路,滔對傑此請求,實難答應,因會被天下人誤會賣友求榮,但傑在三要求,並交出遺書作證,日後生長大成人,滔也可以用以證明自己清白,滔還未知如何是好,傑已死去,滔只好忍辱負重,割下傑首級交與瑾,並自荐要領兵返殺傑後人,但瑾為人陰險猜疑,對滔所求並沒答允,並派東廠人馬全力追殺素心和文升,滔只好暗中派人查探,希望比東廠早一步找到心與升下落。
心與升本由兩侍衛護送南下暫避,途中已知悉兄死訊,更知是滔所害,萆悲傷不已,一日至河邊,突見有追兵趕至,連忙把小侄兒放入一木盆之中,任由之隨水而去,自己投河自益,瑾手下認定心已死而升下落不明,向瑾回報。
話說平縣有一守財奴江富貴,年近40仍未有子女,曾到廟中求籤,馬半仙說::「氾之一字曰水。」,貴參詳半天,不明所以,但在回家突中,卻在河邊發現升在盆中載浮載沈,貴認定是上天賜與抱回家中撫養,取名江水升。貴因在河邊得子,與馬所說的「氾之一字曰水」,大有關連,對馬奉若神明,並聘之為升算命,馬不算猷可,一算之下,認為升貴不可言,小時為文帶來好運道,長大後功名利祿,唾手可得,但切記在未成親之前,不可讓升踏出家門半步,否則既損祖業,還會知道自己非江家子孫,貴把馬之言緊記心中。
轉眼十多年後,生已長大成人,機靈乖巧,心地善良,貴雖刻薄成家,但對生卻有求必應,只是尊馬半仙吩咐,十多年來未許生離家半步,並決定早日替生娶妻以定其心,生本反對,但知道娶妻後可獲自由,連連答應,但其後卻誤信堂兄江步雲之言,以為未婚妻何婉容相貌其醜,決定離家逃婚。貴知生出走,氣出病來,雲假意照料,卻在伺機奪產。
生出走之消息,傳至何家,容生性衝動,不甘受入之下,決定離家找生晦氣。 
生本欲離家一些時日,迫貴替之退婚,便回家與貴團聚,對雲意欲奪產一事,全不知情,趁此良機在外遊歷一下。偶然機會下,見識一少女徐湘兒,驚為天人,但只見了數面後,便不知其去向,令生掛戀不已,決定在城中查訪湘下落。期間生為打抱不平,賠上了自己身上所有財物,但卻贏得一知己趙中原。
生心中雖懸念湘,但生活所迫,也無法在城中逗留,決定提前與原返鄉,向貴表白不欲娶容,再圖後計。
生之出現令雲措手不及,心一橫將貴所有田契財物偷走,卻被生發現,與貴苦追,結果所有物品掉進急流中。
貴因貪小便宜,而丟了大包袱,僅餘的錢財也盡失,受不了如此大打擊,竟想尋死,生為慰父,揚言三年之內要賺回貴以往家財,貴聞言才放棄尋死之念,其實口出狂言,實際無半點把握,與原為求溫飽,已大傷腦筋,何來發財大計。
生、原正替人當苦差之際,無意中發現牆上有不少懸賞捉拿江洋大盜,當下撕去一張賞格,替人尋找失物,憑生機智及原之神力,兩人果然替富戶捉到家賊,生、原頓時雄心萬丈,其後又捉了鄰省的一名大盜,名聲更響,兩人開設了「闖名堂」,專辦一些懸案,及緝拿大盜,兩人名堂闖了些,但卻因此得罪了巡撫千金葉玲,原來玲正是葉文滔之女,滔因傑事件有了污名,加上多年尋訪傑子也無下落,心灰意冷之下,對事情看得淡泊,除了不時外出打探文升下落外,終日與酒為伍,衙門內的政務大部份由玲代管,玲因而練就成一付硬朗性格,因治理得法也頗得民心,久而久之,玲有點自命不凡,心高氣傲,偏偏生與原破獲的案件都是一些衙門未破之案件在生、原宣揚下,無意中貶低了衙門的功能,玲氣不過,找生晦氣,反被生氣弄一番,玲大怒,決意報復,在兩幫人互相捉弄之時,原卻對玲生了愛意,卻苦無機會表白。
生在偵查一件滅門慘案之中,再遇湘,湘竟是苦主,生萬分同情,助湘取回祖業湘敢激不已,但玲對湘身份有懷疑,苦苦追查,生以為玲欺凌弱女,對玲矛盾更深。
原來湘果然不是苦主,她是劉瑾養女,瑾為求大事成功,要找龍脈所在地,建立生祠,湘就是奉命與瑾侄兒劉承威南下尋找風水地。
湘與生交往後,對生漸生情愫,為威之悉,設計把湘調走,生以為湘真是與遠親早有婚約,如今只是提早婚嫁,心雖痛苦,也沒法阻止湘隨遠親離去。
生自湘遠嫁後,痛苦不已,玲見生一反往日開懷性格,覺生一片情真,對生印象改觀。
回頭再說何婉容,自從離家找生晦氣後,不久遇上人口販子,被拐騙賣到青樓。
鴇母迫令容接客,容不之如何脫身,稱自己接客也可以,但人客一定要食量勝過自己,原來容天生異稟,食量驚人,容就憑藉此一能耐,保存清白之軀,此事傳至原耳中,欲找容比試,兩人鬥吃餃子,結果原險勝。
容因有言在先,雖萬班不願,也準備對原獻身,誰料原只為一較高下,全無佔便宜之心,聲言要走,傷及容自尊,容伺機報復,卻被原兄發覺,說容天生下賤,人家不佔她便宜,還來苦纏,容盡吐苦水,生驚聞此人就是自己未過門的妻子,心中歉疚,命原替容贖身,安頓在一小屋內,容誤以為原對自己生情,快慰不已。
原對玲一片痴情,卻不敢傾吐,著生替之傳情達意,生向玲傳達愛意,玲誤以為生向己示愛,大喜過望,後才知誤會,差點與生反目,兩人日漸相處之下,生也對玲有所改觀,兩人不知不覺間產生愛意,此事被原知道,以為生有心橫刀奪愛,差點兄弟反目,幸玲從中調解,兩人冰釋前嫌。年少輕狂,英雄相惜,幾位年輕人攜手併肩,同心協力,排除萬難,最後剷處奸惡,報了家仇,也解了國患。

台北市八德路三段10號 台灣電視事業股份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
©2004 Taiwan Television Enterprise, Ltd. All Rights Reserved.